破妄之眸

第四章 仇人

小说:破妄之眸 作者:鬼斗才 字数:6539 更新时间: 2018-01-13 03:59:31

    牟源漓月镜瞳开启,水幕天华大阵的纹路在他眼中变得清晰,他就这样悬浮在大阵前一天一夜,直到眼角流出血泪,他才缓缓闭上眼睛,菱形晶石的瞳纹消失。恍惚呢喃道:“原来如此!”

    樊灵见牟源收敛了瞳术,道:“看出当中门道了?”

    “这个阵法其实对大皇灵境以上的人没有任何威胁,对你樊长老来说可以轻易闯过。”

    “那为什么要在这浪费一天一夜的时间?”

    “我想看看自己的漓月镜瞳到底能在上古大阵面前坚持多久!”

    “这算理由?”

    “对我来说,算!”

    “那可以往里面去了吧?”

    “你自然可以,但你身后的人未必行。”

    “你有办法。”

    “跟我来!”牟源招手,几人跟着,融进了大阵之中。

    就在几人进入水幕天华之时,陆琪姐弟二人跟了进去,常山看了一眼,无所谓摇摇头,也跟了进去。秦流川挣扎一翻,同样融入了水幕天华里。

    秦流川之所以敢试一试,是因为他看见老者开启漓月镜瞳时,陆琪姐弟二人的眼角也浮现了瞳纹,他能感觉到两人透出的瞳术力量冲入了水幕天华里面,并且是顺着老者的瞳术力量进入的,因为他知道老者的瞳术,其实不具备攻击性。

    “没想到那两个娃娃的力量居然是‘冻结’之力!”牟源看着大阵的纹路被冻结不再流转,虽然没有将整个阵法纹路冻结,但百里之内已然看不到流动的水幕。

    “你说的是神眸‘冻结’的力量?灵源十九卫中千苍的专属力量?换句话说,十几年前出现在西漠禁地千年绝境中的力量被那两个年轻人获得了?”樊灵问道。

    “的确如此,不然怎么可能造成这种声势!破妄瞳体一出世,灵源十九卫中除了第一的龙卫不是瞳体之外,其他十八人都是瞳体,这二十年来,兽瞳、圣瞳、妖瞳、魔瞳、鬼瞳、神瞳、灵瞳纷纷出世,你说这是巧合吗?”

    “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破妄瞳体带来的?或者说那个叫神七的杀手惹的?”

    “现在谁敢下定论!你还记得青山镇吗?”

    “当然,莫道伤开启了那种力量,不然,我们应该能……”

    “那个人应该就是神七!”

    “什么意思?”

    “虽然远古召唤术是莫道伤开启的,但是你忘了当时空间变化中还有一种更为强大的力量吗?”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做的事和几年前青山镇的事情是一样的?”

    “是!”

    “我倒是很想会会这个神七了。只是,他怎么会成为杀星楼的杀手呢?”

    “按照资料上的说法,他是意外进入到杀戮空间的,时间和青山镇出现空间裂变的时间是一样。”

    “我倒要看看这破妄瞳体到底强到什么地步!”

    秦流川惊讶于眼前的景象,一道道纹路纵横交错,水流凝固成冰,雾气不再飘荡,石道上透着点点星光,蜿蜒曲折,分明向下走,却给人一种往上延伸的感觉,尽头处透着强光。

    不敢过分过多迟疑,快步追上陆琪姐弟二人,望着骑坐在大狗上的身影,他暗道:“这两人到底是哪门哪派的高手!”

    神龙雪山山顶,强风卷起雪花,肃杀之感传出。神七已经完全被冰雪淹没,数万里的人类禁区只有暴风雪的声音。

    砰砰!

    一阵爆裂声响起,神七的身影从雪地中飞出,站立在暴风雪中,猛然睁开眼睛,双眼恢复黑白色,看上去一切正常,只是他自己知道,周围一切景象,都是通过神识传达到他的‘眼睛’。望着冰山世界,呢喃道:“现在可不是时候!”

    定了定方向,化作流光快速往秋鸣山的方向奔去。

    “诗瑶,我来了。”

    秦流川四人穿过千岭海,过了怪石沟,越过遂火墙后出现在秋鸣山中,困空大阵早在一年半之前崩塌,望着那一道巨大的天堑,四人连连感叹,忍不住猜测一年半之前,这种强悍的力量到底将毁灭进行到了何种程度。

    吼!

    秋鸣山中野兽吼声不断,樊灵等人有些许狼狈的身影出现在秋鸣山山顶。他们看着眼前的四个年轻人,眼睛里充满了疑惑——为什么他们没遇到灵兽?不,确切的说是圣兽。

    陆琪姐弟二人知道,秦流川总有避开这些灵兽的办法,他好像有一种先天能感应到强大灵兽存在的方法,所以总能绕开路。常山不得不说,这一点,秦流川比古堂强太多,毕竟,古堂是出了名的路痴。

    望着隔绝了第四层的天堑,牟源准备故技重施,可惜前方再无半点阵法的影子,困空大阵的余力也因为第四层强大的风雪侵袭早已消散。

    “只有水幕天华了吗?”牟源叹道,随即脸上又露出疑惑,因为天堑下流淌着一条特别的河流,那不是水却又像水,圈圈涟漪让人下意识想到‘年轮’二字。河水蒸发的雾气飘荡在天堑的上空,他们根本飞不过去。

    “那是…时间之河?”牟源惊喊道。

    所有人眼中都露出震惊神色,时间之河,谁能过?时间这个最强大的杀手,是所有人的噩梦!

    “这就是时间之河吗?一步一年,两步十年的时间之河?”樊灵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景象,“难道神七真的能穿过这种地方,时间是轮回里最强大的存在,能穿过时间的人,岂不是……”

    “我们就在这等吧!”陆琪说道。

    陆轩点头,看了看秦流川和常山,问道:“你们也要凑热闹?”

    常山道:“反正无聊。”

    秦流川道:“我还想出去呢!你们不出,我又不能单独走出水幕天华,还不是要困在这里面?”

    陆轩撇嘴,名目张胆的嘲讽秦流川,不过对于白眼,秦流川早已习惯,自顾自的选择一块石头,悠闲的哼着小曲,仰躺在上面。

    “原来第三层也不过如此,不过那几只强大的圣兽要是能被斩杀,他们的晶核,一定可以换不少的金币和灵石。”秦流川沉浸在幻想中,他似乎看到自己眼前金币和灵石堆成大山的样子。

    常山见状,一阵恶寒,他实在不能理解秦流川。

    “快看,时间之河上有人!”樊灵身旁一人瞪大眼睛,手指向远处,高声喊道。

    所有人站在秋鸣山山顶,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望将过去,只见时间之河中,一人身穿黑袍,正一步一步超秋鸣山走来。他已经满头白发,满脸褶皱,身后背着一把巨剑,身体早已佝偻。

    “那是…神七?”秦流川狐疑,那把巨剑他自然认识。

    “你说什么,他是神七?一个老头?”陆轩惊喊道。

    樊灵等人的目光紧紧锁定那人,他们看着黑色的身影艰难的走着,残喘中又带着无比坚毅的步伐。

    “原来还真的有东西可以打败时间呢?”牟源叹道。

    “打败时间?别开玩笑,那种东西不存在,最后也会消散在世间里。”樊灵应道。

    “不,至少一颗坚定的心,一个坚定的方向,一种执着能短暂的打败时间!”

    “短暂的打败?那最终还不是要消亡?”

    “哎,你是不会懂的,樊长老。因为你早已经失去了那种东西,你被时间打败了。”

    “什么东西?”

    “情。”

    “果然是没用的东西呢!”

    陆轩几人眼中充满疑惑,在世间面前还能如此坚定的人让他们佩服,时间之河中,那人坚定的似乎超过了平缓流动时间的坚定。

    “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如此执着?”陆轩问道。

    “可能是一种我们永远也不会明白的东西。”陆琪答道。

    “是上官诗瑶!”秦流川答道。

    “那是谁?”

    “一个让神七愿意舍弃一切都要救活的存在。”

    “有故事?”陆轩问。

    “有,但是你有酒吗?讲这个故事,少了酒可是不行的。”秦流川笑道。

    陆轩从乾坤戒中拿出酒,几人饮将起来,秦流川将当年神七对上官修说的故事,再一次缓缓说来。

    陆琪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神色,陆轩完全疑惑,常山脑海中莫名其妙的浮现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饶碧聪,秦流川也忍不住想起了古英那个小丫头。

    轰!

    黑袍老者穿过了时间之河。驼背的老者盘坐在地,丝毫没有理会秋鸣山上的人,一圈圈奇异的能量环绕其身,九道光柱冲出,一个太极图案缓缓形成。

    “这是…古道经!”陆轩喷出一口酒,震惊喊道。

    “的确是按照古道经的法门运转的,难道神七是古道门的弟子?”陆琪也是不解。

    所有人的视线都不曾离开盘坐在时间之河边上的身影,他的白发慢慢变黑,褶皱慢慢消失,驼背慢慢变直。

    轰!

    他站了起来,笔直坚挺的背影慢慢转身,望向了秋鸣山顶,削瘦的脸轮廓分明,冷酷的嘴唇微微扬起。

    樊灵产生了一种错觉,他感觉到这个人的视线透过了那些苍松古木的缝隙,透过了悬崖峭壁的石块,正紧紧的盯着他。

    “樊灵,拿命来!”

    轰!

    那人抽出身后的巨剑,飞身而起,化作流光,直冲山顶。

    樊灵一怔,瞳孔中那人的身影快速放大,越来越清晰,不自觉和脑海中的某个身影重合。

    他踉跄后退,呢喃道:“不可能,不可能,古瑞天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