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石家大少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字数:4168 更新时间: 2018-06-28 23:13:18

    石家曾经在江北有诸多产业,在江州的宅子也不计其数。江北窝案爆发后,石明锒铛入狱,石磊被收监,虽然一直没有宣判,但石磊清楚,石家的大多数财产基本都充公了。唯一如今落脚的别墅还是之前他购在报社当家小花旦名下的,只是在上演了始乱终弃的一幕后,小花旦一怒之下飞去了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否则石磊回江州很可能边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高威廉最近很少回江州,仿佛那位大人物交待的事情就这么没了下文,这绝对不是高威廉的作风。而且相信高威廉和自己都很清楚,大人物把他们俩从监狱里捞出来,就是为了城东工业园的事情,高威廉的胆子还没有大到敢违逆那位大人物的地位。他前些天给高威廉打了个电话,高家大少说自己在俄罗斯考察一个什么天然气的项目,说是这项目要是谈成了,哥俩下辈子就可以天天躺着晒太阳了。是不是能天天躺着晒太阳石磊不清楚,但是高威廉的态度已经很清楚了,江州的事情他已经不打算插手了——难道这是那位大人物的意思?

    在家里憋了几天的石磊昨儿晚上再也忍不住寂寞,跑去市里新开的一家夜店。因为如今囊中羞涩,他连卡座都没定,就直接让服务生给自己在大厅角落里找了张桌子,他相信以自己花重金打造的这副皮囊,拿下一两个俏美娘应该不在话下。俏生生的少妇是出现了,而且跟石少相谈甚欢,差点儿就有相见恨晚的意思,正准备干柴烈火一把的时候,石家大少却被几个看场子的小流氓拎去了洗手间一顿暴揍,原来那三十六d的俏少妇是他们老大的情妇。当下无力还手,鼻青脸肿地被人扔出酒吧后,石磊就拨了丁坤的号码,等到电话掐了,再打过去提示已亲机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江州属于石家的时代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一瘸一拐的石家大少只好自己就近找了一家二十四小时的药店,洗了伤口上了药,又要了些止疼片,这会儿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哼哼唧唧。

    看来不能再这样坐吃山空了。原本他打算趁着大人物看中城东工业园的机会重振石家雄风,最不济也能从小捞到不少好处,但是很显然,自己和高威廉应该已经被那位大人物放弃了。他不知道那位为什么要放弃自己,也没有胆量跑去京城跟那位辩个究竟,毕竟人家有能力把自己捞出来,也同样有能力再把自己送进去。石磊这辈子再也不想回到那个阴暗潮湿的监狱里去了,更不想看到那些总是不怀好意盯着自己屁股的狱友,对他来说,大人物如今忘了自己的存在,才是最好的结局,甚至高威廉,他已经不指望了,那家伙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没有落井下石,石磊就已经很感恩戴德了。得给自己找点儿事情,至少不能再这样坐吃山空下去,否则自己改不了的消费模式,再加上余额已经明显快要见底的秘密账户,自己就离卖房卖车流落街头不远了。

    躺在沙发上,石磊将出事前自己公司的经营模式重新整理了一遍。道路、桥梁这些市政工程带来的高利润无疑是自己发家的头几桶金,但做这些事情,一需要权力的支持,二需要有资质的公司,现在自己哪样都没有,而且自己不在的这两年里,这部分利益应该已经进入了如今的既得利益者的口袋,贸然去虎口夺食很容易引来大麻烦。想到这里,石磊就很怀念老子当书记、黄仁义当公安局长的年代,虽然黄仁义也是个贪婪无比的老狐狸,但是做事情还是很靠谱的,调用一两个公安局的打手给自己撑撑场面完全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随后,他又想到了地产和金融,只是这两样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撑,之前是他老子出面找了四大国有银行贷款,用空手套白狼的方式整出了一个巨大的本地地产公司,窝案事发后,地产公司被查封了,楼盘都被银行收走了,如今自己应该还在法院公布的失信人员名单上,以这样的资质,估计随便哪家银行都不会陪着自己发神经的。最后,他想到了父亲执政的最后一年,为了配合父亲,他收购了几家连年亏损的国有炼焦和化工工厂,这几样都是赔钱货,这几年国内实体经济还没看到什么起色,这个时候去搞实体简直就是自掘坟墓。

    最后,石磊很失望地发现,自己之前的事业根基完全源自当时当市委书记的父亲,一旦失去了权力的庇护,他自己在这个市场上连最基本的竞争力都没有。躺得实在无聊,他随手扯过一张前几天用来垫着吃外卖的报纸。报纸是那位长着两个小梨涡的江州日报的小花旦定的,因为在报社工作,一口气定了十年,所以前阵子别墅没人住,报箱都塞满了的时候,投递员天天隔着围墙往别墅院子里甩报纸。

    报纸上一行加粗的小标题吸引了他的眼球——“盘古资本董事长一行考察城东工业园副市长李云道等陪同”,标题下方配了一张新闻图片,图片中年轻而富有活力的副市长正站在市规化馆的沙盘前向几位客人介绍整个城东工业园的相关情况,图下又配了一行小字——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兼工业园区党工委书记李云道向客商介绍我市工业规模。石磊恍然大悟,原来工业园的事情被这位杀神副市长捷足先登了。那位大人物也在照片中,就连石磊也不得不承认,那是一位美得足以令所有男人垂涎三尺的美人儿。

    他知道,马文华来江州后,对江州的宣传系统提了几点要求,其中一个就是要求党媒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将前来重要客商来江州投资的消息传播出去,占领舆论高地,为江州的招商引资和经济建设打造良好的舆论环境。看来工业园的事情是彻底没戏了!他并不想跟李云道这种人发生什么冲突,他已经听说了,还没上任,这个杀神就当着市委书记和纪委书记的面,亲手拿下了常委副局长刘冈,还顺道杀掉了一个黑警。上任不到两个月,这个年轻的副市长就干掉了江州黑道巨擘曹国九,哪怕道上传闻曹国九是被坤子勒死的,他也相信,坤子勒死曹国九的背后,一定有这个笑起来人畜无害的年轻副市长的影子。

    身上传来阵阵剧痛,他正打算眯一会儿的时候,丁坤的电话打了进来。如果放在从前,他一定会打起电话便破口大骂,可是如今虎落平阳,他连几个看场子的小流氓都对付不了,更不用说一个敢勒死曹国九的黑道大佬。

    丁坤上来便笑呵呵地连声抱歉:“石少,实在对不住啊,昨儿晚上多喝了几杯,手机没电了都没发现,一觉睡到现在日上三竿了,才发现自动关机前有你的未接来电,啥事儿石少你尽管吩咐,刀山火海我坤子在所不辞啊!”

    石磊对坤子的态度很满意,至于他说的话是不是真心的,也无从考究,笑了笑道:“其实也没啥事情,就是有阵子没见到哥哥了,怪挂念的,昨儿晚上正好无聊得厉害,一个人在酒吧喝酒,就想起哥哥的海量了,本想拉哥哥你来喝两杯,你没接电话,我还以为小婶子把坤哥给扣下了罚交作业呢!”

    丁坤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嘿嘿,昨儿还真‘交作业’了!这样吧,哥哥也挺挂念兄弟的,正好上次说的事儿还没个下文,就今晚吧,在虞姬会所,咱哥俩好好喝个痛快!”

    石磊挂了电话就在思索坤子异常的热情,但一想到自己似乎也没什么可以失去了,心中也就释然,临出发前吃了两粒止疼片,又拿报社小花旦遗留的粉底仔细地涂抹了脸上的青紫,这才开着那辆豪车出门,呼啸的引擎和电子屏上油耗让如今的石家大少一阵肉疼。

    虞姬会所在市中心一处名为“二十世纪”商业建筑群,当年开发这处民国风情的商业综合体时,作为市委书记独子的石明也是占了两成干股的,如今商铺都卖出去了,大家都赚得盆满钵满,唯独石明的那两成干股分的红如今都进了国家的口袋。他没敢把车开到会所门口,两年前为了停车的事情,他曾经将一家新开的酒吧砸得稀巴烂,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的那顿胖揍,石大少学了乖,自己将车子停到了地下,再坐电梯上来。走到会所门口,就看到叼着香烟、气焰嚣张无比的鱼头正候在那儿。

    一披到石磊,鱼头便小跑着迎上来:“石少,老大让我在门口个着您,车子我帮您停去?”

    石磊摇头道:“不用了,我已经停下去了,挺方便的。”

    鱼头吃惊地张了张嘴,很快又反应过来:“快快里面请,老大在一号包厢等着您呢!”鱼头突然发现如今的石磊跟以往不太一样了,至于哪儿不一样,他也说不出。

    推开包厢的门,咬着粗大雪茄的丁坤左拥右抱,包厢里莺莺燕燕,穿得都甚少。看到石磊出现,丁坤指了指姑娘们:“正主来了,姑娘们今天给我把石少伺候好了,赏钱大大地有!”

    石磊也不是那种不解风情的,顺手搂了两个姑娘,又咬一口第三个姑娘递上来的水果,又凑到第四人脖颈里嗅了嗅:“好香!”

    水果吃了,酒喝了,骰子也掷了,看他成功地将一个姑娘上围的衣物赢得并不多的时候,丁坤挥了挥手,姑娘们知趣地退场。

    石磊知道,今晚的正戏来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