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漫威副本

18

小说:超级漫威副本 作者:冷冻水饺 字数:7867 更新时间: 2018-01-14 13:34:26

    接下来的数天,经过一夜温热适宜的良好休息,古公子早上稍微显得精神一些,直到太阳初起时,有岩狮护持,还会强提精神运功调息。日出之后不久,不得不中止当前动作,渐渐返回了他那霜打茄子的原形。

    奇怪的是沙尘暴之后,雪月儿这几天再没有出现在驼峰之上左右摇晃的情形,原本已经有些消瘦脸上,再次日益消瘦,紧皱的眉头没见舒展过。瞧着这两个小娃娃的模样,岩狮无奈摇头,但愿剩下的日子还顺利。

    古公子就像一只打不死的小强,在这炙热的沙海之中,稍微精神一点,片刻又复蔫蔫然,而且还是蔫着的情况占多数,却没有再变得虚弱一些。这情况让紧皱眉头的雪月儿,心中暗自欣慰一点,不停的祈祷他们能够安然走出这可怕的沙海,就算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或许是她的祈祷有用,接连数天,古公子的情况一直就这么不好不坏的吊着。

    岩狮有了他这个负担,除了偶尔会跳下去抓上一只沙蛇之外,对那些细小的蝎子不再感兴趣。

    进入沙海的第十七日,也就是沙尘暴之后的第十一天,远处忽然夺来十数匹骏马,后面飞扬而起一阵黄沙烟雾长龙。

    雪月儿虚弱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喜悦,她曾听向导和岩狮说过,只有在靠近城镇边缘的地带,才会有人骑马奔行,在沙海之中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如今看到了一个马队,也就证明前面不远处就会有一座城堡什么的在等着他们。

    雪月儿望着那队向着他们疾奔而来的马队,脸上的神情益发的兴奋了些,暗道:“他们是来特意来迎接自己的么?”

    前面那高大清瘦的向导语调有些结巴,惶恐的道:“不好,遇上了沙鹰堡的强贼!”

    岩狮眉头一皱,手上皮鞭飞甩,将数十匹骆驼聚在一起,叫雪月儿站在自己身边,吩咐向导呆会只管躲在一旁不要动,任他们抢夺物品。

    马队远远的飞奔而来,渐渐的能够清晰的看见他们身上衣袍上绣着一只神骏的灰黄色的大鹰,也许就是他们所说的沙鹰。

    那队马贼一路哇哇怪叫着打马疾奔,一手高扬着雪亮的奇形弯刀,偶尔一两阵强烈的反光射来,刺眼生疼。那群人很快就来到了岩狮这群驼队而前,将他们团团围住。

    领头一个神情彪悍,面色凶恶阴鸷的精瘦汉子哇哇怪叫一阵,其余的汉子跟着哄笑起来。

    向导心惊胆战的为他们翻译道:“他们说:这队肥羊四人带着一大群骆驼穿行大漠,竟然只带了一个护卫,这位病蔫蔫的小子未免太笨了些!还是说,他们的护卫已经被风沙掩埋了,真是天助我也,送上门来的肥羊!”

    “他们说:赶紧将驼群与货物,还有身上的贵重物品,统统交出来,然后带上三匹骆驼与粮食滚蛋。要是敢留一点,将血溅沙海!”

    岩狮现在抱着古公子,行动不方便,不好上前冲杀,就这么坐在驼峰之上,冷冷的望着这队马贼,什么话也不说,等他们自己送上门来。

    见岩狮他们不动也不说话,只有向导在翻译他们的话,马贼们一楞不再笑了,神情变得狰狞起来。为首的那个汉子哇哇怪叫一阵,向前一挥手,立刻就有五、六人紧紧的逼向岩狮,其余的去牵骆驼。

    这时,那向导吓得抱头瑟瑟发抖,不用他再翻译,岩狮他们也懂他所说的大意是什么。

    在岩狮冷眼旁观中,那群马贼牵过数匹骆驼,而后,才将岩狮与三人围在中间。那向导早有岩狮吩咐,在那马贼的一声喝斥之下,立刻吓得滚过一边,担心的远远望着这边。

    那强贼首领先向雪月儿招招手,白色面巾中露出的两只眼睛尽带邪恶之意,示意她过去。就算那黄沙掩面,从她的神情动作可以瞧出来,她仍然是一个处子之身,虽然相貌差了些,也是一个不错的享受。

    雪月儿神情紧张的紧挨岩狮身旁,吓得身子不自然的抖了抖。虽然她有武艺在身,可是经过这半个多月穿越沙海的折腾,早已经累得筋疲力尽,连勉强站着都是艰难,哪里还能够对付眼前的十数个马贼。

    见雪月儿不动,那马贼又是哇哇怪叫一阵,旁边的那群马贼又是一阵哄笑,笑意之中尽带银邪。

    雪月儿又羞又怒,低垂了头颅。

    放肆的笑过一阵之后,首领收起银邪之色,对着岩狮哇哇怪叫着,示意他将身边的行囊交出去。

    岩狮冷然不动,首领愤怒的又是哇哇怪叫一阵,见他还是没有反应,只得抓出一块银子,示意他将这东西交出来。

    岩狮还是像石雕一般端坐驼峰,那首领一楞,哈哈大笑起来,叽哩哇啦的一阵,旁边的马贼跟着哄笑起来,高扬了雪亮的马刀,开始慢慢逼近岩狮。一个个的眼神之中尽是嗜血的激情,很期待一会能够见到鲜血飞溅而起染红黄沙的情景。

    他们起初之所以会想留下人命,只是不想做杀鸡取卵之事,得留着肥羊慢慢宰。对于胆敢反抗之人,又有了不同的对待,那就是让他们血溅黄沙,杀鸡儆猴!

    远处,那向导惶恐的高声劝道:“三位贵客,还是将银子交出去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保住小命要紧。”

    岩狮诧异的回头望了他一眼,逼近了面前的马贼停止了逼近,再次向他招了招手。

    古公子在岩狮怀里迷糊的醒了过来,费力的去解挂在驼峰上的一只皮囊。岩狮一楞,一把将皮囊抓起,向他们的首领抛了过去。

    为首的马贼一把接过这飞来的皮囊,提了提,感觉非常的轻,再晃了晃,脸上的带着狐疑之色,叽哩哇啦的怪叫一阵,摇头将皮囊打开,向着手掌倒着,瞧瞧究竟是什么宝贝。

    远处的向导惶恐的闭着眼睛,不敢再往这边看。

    东西出来了,黄黄的,还会动!首领的眼神忽然圆睁,满是惊恐之色,原来这些东西竟然是蝎子!

    蝎子一落入那首领的手掌,就乱蛰几下,霎时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在这沙海之中响起。那马贼首领两手乱甩,将那些蝎子尽数抛了出去,皮囊也丢得远远的,不停的惨嚎着。那手掌之上竟然还有一只蝎子紧咬不放,首领怒气上升,一掌拍去,“啪”,将那只蝎子拍成了一滩肉泥。

    拍死了蝎子,马贼首领狂怒冲着那群吓傻了的手下大吼几句。

    那群马贼呼啸一声,扬起雪亮的马刀向着岩狮当头砍下,有意避开了雪月儿。

    古公子在岩狮怀里虚弱的争辩道:“喂,我们贵重的东西已经交给你们了,怎么还要来乱砍人的!”

    神情紧张的雪月儿被他逗得忍不住噗哧轻笑,岩狮乐得哈哈大笑道:“这一路还算没有白费功夫照顾你这小娃娃!跟着你这小娃娃一起,还是非常有趣的嘛!”

    向导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心道:“就算你们是特意来寻这些毒物,把它们当成了宝贝,也不用这种方式丢过去吧,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听到后面两人的笑声,他顿时明白,这位虚弱的小公子哪里是无心,分明是有意捉弄这群马贼!真是弄不明白,自己都快要被弄得虚脱,还有这份胆子去戏弄马贼,难道他对这岩狮真有信心,还是说人小无知,胆大包天。

    那位首领迅速的从随身携带的东西之中抓出一只瓷瓶,弄了点药膏搽在手掌心。这时听到雪月儿的噗哧轻笑,自然清楚是这虚弱不堪的调皮小子有意在耍他们,只露出的两只眼神变得更怒了些,阴沉的要低出水来。

    冲着马贼们再次叽哩哇啦的怪叫着,催马向着岩狮身旁的雪月儿抓来。

    那群马贼快速下劈的马刀本来想将岩狮与古公子两人乱刀碎尸的,闻言强行改劈为削,改变斩向古公子的刀势,用力过猛差点将自己也带下马来。

    “扑……”

    不管是那些直接猛砍而下的雪亮马刀,还是那些强行变更方向的马刀,无一例外的在没有沾到岩狮身子的情况下,就被他那无形劲气激荡而回。

    砍得猛的,还差点反斩到自己的额头,死力的抓紧了刀柄才险而又险的避免了这当众出丑的反斩,身上,已经惊出了细密的冷汗。

    迎面更有几人,被岩狮直接用手抓住马刀带下马来,有几人还挨上了岩狮一掌,像断线风筝一般,远远的抛跌在灼热的黄沙之上,半晌没有动静。

    麻烦来了,遇上了绝世高手!

    马贼们神情大变,叽哩哇啦的怪叫一阵,赶紧向着身后撤去。

    马贼首领尚未反应过来,抓向雪月儿胳膊的瘦长爪子,在临近之际,才瞧见岩狮大发神威,神情陡变,抓势丝毫不停,继续闪电般的抓了过去,比先前的速度更快了一些。

    望着马贼首领瘦长的枯爪疾速抓来,雪月儿面色大变,无力侧身的闪避。

    “嘶……”

    一声裂帛之声响起,马贼首领的爪子将她的胳膊上的布片抓裂,她雪白的胳膊上,瞬间多出了五条清晰的血痕。

    马贼首领一楞神之际,没有想到这娇滴滴的小丫头竟然还会武艺,如若不是旅途劳顿,只怕还能够轻松的避过这一招。

    一抓不凑效,带回半路的抓势,手腕原处一抖,复又向前捞去,速度更快更猛。只两抓,就扣住了雪月儿那雪白的胳膊。

    柔软嫩滑,手感非常的不错!

    被马贼首领扣住无胳膊,雪月儿羞怒交加,浑身乏力,惊叫道:“九尺叔,救我!”

    火花电闪间,马贼首领已经抓出两抓,将雪月儿带入怀中。而岩狮正在乱抓那群马贼砍来的马刀,击掌将带过来的马贼拍飞。

    稳重如山无人能匹,拍掌无影的速度可不是他的擅长,他反身后望时,雪月儿已经被马贼首领抱入怀里,得意的呼哨一声,打马狂奔而去!

    少女在怀,马贼首领变得兴奋起来,向手下叽哩哇啦几句,当先拍马而去。

    剩下的马贼立刻分出数人,疾冲向被岩狮拍飞沙土上的同伴,腿夹着马鞍上,侧身斜捞,大半身子下探,将地下的伙伴捞起,动作潇洒飘逸至极!

    另有数人不舍的牵过那数匹骆驼打马疾奔而去,同时不停的回头观望,希望岩狮会去救人,不会顾及这边。

    “九尺叔,快去救人!”

    古公子本已虚弱不堪,这时焦急成分,眼一闭,昏迷过去!岩狮神情大变,抱起昏迷的古公子,从驼峰上腾空跳向一匹无主的马匹,拍马疾追马贼首领。

    那马贼首领一女到手,得意洋洋的不时回头冲岩狮呼哨着,将刚才那锥心之痛忘却。在这片大漠,他要想逃跑,凭着那高超娴熟的马技,又岂是鲁莽的岩狮能够追上的。

    雪月儿落入马贼之手,焦急沙哑的惊呼着,两手无力的后推,急欲挣下马来。

    马贼首领瞧着她那娇怒无限,无力的徒劳挣扎,感觉大为享受,两手放空,不用抓缰绳,直接在雪月儿全身上下乱摸着,首选那两座高耸的山峰。

    “啊哟!”

    忽然马贼首领将左手抽了回来,疼得他豆大汗珠冒了出来,直吸着冷气。色欲攻心,期待的柔软是感觉到了,却把刚刚被蝎子蛰伤的掌心给忘了。

    马贼本来右手轻捏着的,这时愤怒的加大了力气,用力的的一捏。

    “啊!”

    雪月儿虚弱沙哑的惊叫一声,双手无力的去推他那只精瘦的手爪。那只手爪却是分毫不动的在她双峰之上继续大力按着,按得她又痛又酸又麻,更加的羞怒,脸皮烫得有如火烧,直想就这样死了算。

    “恶贼,快点放下人来,饶你不死!”

    岩狮愤怒的大吼着,催马疾追,却是越追越远,远远落在马贼首领后面,急得他满头大汗,徒然咆哮如雷。

    远远避开岩狮的马贼们乐得尖声呼哨,将刚才的受挫丢过一边。

    岩狮怒道:“恶贼子,有种你就不要停下来!”

    他越怒,旁边的马贼越乐,呼哨不绝于耳,在大漠之上带起两道滚滚黄龙。

    被马贼首领抓住,那一只瘦爪来回不停的捏着两座山峰,雪月儿感觉又酸痛,又麻痒舒服,身上更加软弱无力。

    “嘶……”

    忽然又是一声布帛碎裂声,雪月儿两只雪白浑圆的双峰直接暴露在空气之中,迎面疾风吹来,辣辣生疼。

    “啊!”

    雪月儿又是一声更尖厉的高昂惊叫,身子一个激灵,快怒昏的头变得清醒了一些。

    “嗖!”

    一声轻微响声在这嘈杂的声音中响起,乐得魂飞天外的马贼首领哪里会注意到。

    “啪!”

    马贼首领忽然一楞,感觉手上一痛,有液体沾上胳膊,不敢置信的抬起手放到面前,竟然看到了血!

    “砰!”

    马贼首领刚看见自己胳膊上的血,立刻变成了木偶,从马上抛跌而下,砸在黄沙上,溅起一片灰尘,一动不动的躺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