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星空

第一百六十三章 轩然(第九更!)

小说:君临星空 作者:风消逝 字数:6270 更新时间: 2018-01-13 22:01:31

    江南学府、绿荫操场。

    秋初时节的滂沱之雨,带有凉意。良久之后,这场雨终于止住了垂落,而军训汇演也终究结束。

    天空灰蒙蒙的,空气潮湿却清新。

    大地残留雨水,偶尔有燕雀低飞。

    甚至在绿荫操场上的塑胶仿草,仍有凝结水滴,缓缓滴落……随着一双双鞋面的践踏,围绕操场的学生老师们,三三两两的离开。

    沉默。

    绝大多数的人,皆在沉默。

    即使那抹深蓝已经离开许久,即使军训汇演的首名已经宣布,即使章校长发表的总结感言,铿锵有力……但这些通通无用。

    挡不住。

    永远无法遮挡那抹深蓝的宁静绚烂。

    于波澜不惊之处,升腾壮阔。于风雨潇潇之时,湛耀胆魄。于全场希声之际,笃定悠悠。

    他们惆怅的大口喘息,面面相觑,难过自己难能如此,欣喜今日欣遇此景。

    她们羡慕的心灵悸动,酝酿赞佩,向往此时此刻此情,景仰世上真有此事。

    “你说。”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等自由人。”

    伴随着一声似乎唏嘘不真实的轻叹,一个个离开绿荫操场,而有些人却止不住好奇,目光时而瞄向站在终点布篷下的方队。

    何人,

    竟能得此相伴。

    ……

    主席台。

    残留雨滴,沿着遮沿向下滴落。

    这些以学生会部门、武术生为主的学生们,也俱皆坐在原位,茫然四顾之间有如彷徨,怔怔出神之时似乎震撼。

    “盖世之名,名副其实!”

    “武术生第一人,当之无愧!”

    一位位本应好整以暇的武术生,互相低语,直至眼下仍然处于动容神态,根本不能轻易恢复平静。

    饶是他们,也断然不敢想。

    唉。

    孙浩信左臂绑着条条绷带,面色复杂。

    昨日韩东打出的南征千里行,打的他手臂筋骨差点松掉,若非手下留情,怕是他手臂已经废掉。

    “我真的没想到。”

    “原本以为只是单纯傲视世间的你,竟有如此超然之态,或许这才是你真正的面貌……盖世韩东!”

    孙浩信低声喃喃。

    他摸了两下即将痊愈的左臂,眼里渐渐重泛狂傲之色:“任他东西南北风,我自信念照心间。”

    亲眼目睹这一幕,实在有心灵冲击。

    自己仍滞足于炫耀名声的方面,韩东却早已凌驾这些。

    旁边座椅上。

    另一高位武者境汤岳函,却皱着眉,哪怕内心已经折服于这等气贯长虹的气概,但仍然不认可韩东的行为。

    “规章制度,就该遵守。”

    “即便没有明文条例,也不可如此僭越。”汤岳函摇摇脑袋,低声道了一句。

    这一道声音,引来其他武术生的注目。

    但可惜。

    没人出声质问,汤岳函确实颇有威信力。

    刹那间——唰啦!

    孙浩信捂着左臂,登时站了起来,瞥了眼汤岳函:“这是当今盖世的气概,你可以不学,可以无视,但你没资格质疑!”

    “你?”汤岳函怔住了。

    惨败韩东掌下的孙浩信,反而替韩东说话?

    哼。

    “这就是你不如我的原因。”孙浩信哼了一声,捂着左臂,径直跃下主席台,龙行虎步的离开。

    他只是觉得,

    败给盖世韩东,值得认可,不必气馁。

    在场的武术生们,相互看了两三眼,也皆是摇头议论,面有怅然的离去。

    至于刚刚想要阻止韩东的一部分学生会成员们,脸色青红交加,既有迷惘茫然,也有忿忿不甘,千言万语止在嘴边,竟是干脆不知该说些什么。

    “副主席,咱们就这么算了?”一个干部,紧紧皱眉。

    在他看来,

    这是公然挑战学生会的管理威信,任韩东乃是武术生,也万万不能睥睨一切。

    但那位学生会副主席,没开口。

    他仍然沉浸于刚刚那道炽若星芒的淡然目光之内,脑海仿似有翻天覆地的海啸,荡漾思维,镇压恪守观念。

    “副主席?”那干部追问道。

    “啊?恩。”学生会副主席扫了眼神态各异的成员,苦笑道:“章校长已经开口了……那位同学值得赞扬,让我们悉心学习。”

    什么!?

    学习!?

    所有学生会尽数愣住了。

    恍惚间,似有一道尊威显赫的雷霆,劈裂一切心思,比普通学生想得更多的他们,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概念。

    沉默。

    一股悄然希声的诡异静默,笼罩全场,弥漫心灵。

    此时此地,校领导们早已离场,武术生们也全数离去,只剩以学生会部门为主的众多学生,相视无言,驻足原地。

    不知怎么地。

    他们总感觉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倏然间。

    一道震撼万分的惊呼声,响彻全场:“军训汇演的首名——正是那位女生所在的方队!”

    ……

    阴云天空露出一抹阳光,渲染暖意。

    绿荫操场的布篷附近,绝大多数的军训方队,正在与各自所属的教官进行告别。

    男生倒还好,任是情感真挚,也能勉强克制。但许多女生却全都已经洒泪当场,实在有些舍不得艰苦磨砺的军训日子,只觉得内心怅然若失。

    “教,教官,咱们还能再见吗……”

    一个女生扯住管理自己方队的女教官,泪洒衣襟,情真意切,甚至感染了周围学生,纷纷上前安慰。

    约有四五米远处。

    浑身有点湿漉漉的李紫薇,脸蛋毫无惋惜,仅有莫名复杂。

    嘀嗒。

    一滴残留雨水,滴落在她的掌心。

    李紫薇手掌渐渐倾斜,直直盯着滑落直下的水珠,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那是韩东。”

    “我看的真切,是他,就是他。”

    想起之前高中时代的种种想法,总是自诩正途的评价,着实幼稚的可笑,她吸了口气,揉了揉火烧似得发烫脸颊。

    至于第十七方队。

    取得了汇演首名,皆是心有雀跃。

    她们一边欢声笑语的谈论首名,一边与女教官告别,而在这之间却全都偷偷瞄着身体虚弱的张朦,目光流露出艳羡向往之情,剧烈的穿透空气,火热的灼烧湿意。

    “他叫什么,你知道么?”

    “我晓得,她是会计三班的张朦。”

    “不……我问的不是张朦,是他!他叫什么名字?”

    她们低声谈论,眼底时而闪过渴望之色,憧憬那抹深蓝,只觉得自己仿佛在白日做梦,有幸亲身经历这一幕。

    估计。

    用不上第二天,今天的学校论坛……即将彻底沸腾!

    咕咚。

    十七方队里的许葭薇勉强咽了口唾沫,花容复杂,似喜悦似嫉妒似落寞,不由自主的摘下军帽,甩了两下湿透的帽子,甩出点点残留雨水。

    紧跟着。

    她走到张朦身旁,情不自禁的问道:“我,我能问下,你现在是什么感觉吗?”

    唿唿。

    雨后微风,泛着凉意,轻轻吹过。

    俏脸虚弱发白、但脸蛋却仍有酡红的张朦,歪着脑袋,唇角勾勒一丝秀气灵动的浅笑:“困了……想睡觉了。”